信件详细

信件内容
信件标题 状告高庄村王维刚一家无理取闹
流水号 20170811001
写信时间 2017-08-11
信件内容           对于王维刚无理状告的回复    高庄镇高庄村王维刚一家无理取闹,自己不讲道理,老想着占聂加明一家土地的便宜,故意利用国家政府便民服务的职能,反复拨打12345热线,政府本着公平,公正,实事求是的原则给处理了多次(村委会,镇政府相继给调查处理。)处理的结果就是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结果。也是在村委会,镇政府见证下进行裁决的。然而王维刚一家心不改,又再次拨打12345热线状告,给县长写信,甚至是质疑中国共产党基层干部的品质,完全是无视政府,无视了党,我觉得他们一家已经是违了党和国家意志,已经脱离了人民群众的路线了,政府便民服务也不是为这种脱离人民群众的人服务的。真理不怕考验,无论是状告到县里还是市里,我们占着道理也不怕他们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取闹,也恳请领导给我们一家人一个安稳的生活,也给村委会及镇政府一个清白。       土地属于国家,村里的土地村委会有权进行合法处置,王维刚说:“在2005年左右,王维刚和王清满宅基地后面的小学由西门改到南门,原来王清满东面的道路封闭,从2005年所以西门的排水沟就变成道路一直通行,一直到2010年。”原来本没有路,是一条排水沟,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而且王清满老人一直卧病在床,在2005年去世。那一条排水沟是仅由王维刚家给走成了路。这条路他合法吗?受到法律的保护吗?很明显,不合法,所以村委会有权处理原来的水沟,也没有异议,不能因为你自己一家人的方便就违背了法律啊。一条小水沟王维刚家实际上是走了12年一直到2017年,因为聂加明一家在宅基地修了个果园,可是种植的果树被人为折断,篱笆也被推到,就修起来一道墙保护,所以他们家就不能走了。在这期间王维刚说本来打算把路面硬化,为何不弄呢,原因不是资金有限,而是不合法,路不是自己家的,村里也是不承认的,而且还为了通车,擅自扩宽路面由原来的1.5变成了4米(有原来的照片)。大家肯定有疑问,他为什么可以扩宽而没管的吗?因为聂加明一家儿女在外上学,夫妻两人也在外务工,从2010年购买了宅基地就一直放在那也没管理,王维刚家开始是说家里有辆小车,就这样先走着方便,把路变宽了,就没在意,结果他们就得寸进尺了。 2016年在村委会和镇政府的协调下,聂加明一家也是为了配合政府工作,促进邻里和谐,就做出了退让,村委会和镇政府的见证下双方确实签署了一分协议的,但是王维刚一家在2017年违反了协议,想得寸进尺,向聂加明家索要钱财,这件事又再次惊动了村委会和镇政府,村委会和镇政府也明白这是王维刚一家想得寸进尺,欺负人。所以又在村委会和镇政府的见证下确认协议失效。然后聂加明一家就修起了篱笆,但是在修起来后,篱笆老被人推到,然后就这样村委会和镇政府的帮助下,聂加明一家就修起来了一道墙。 王家人不服气,又反复的拨打12345热线,但是政府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的了,明知道是在无理取闹,就不在受理了。党和政府还是那么大度和宽容,还是让村里给协商一下了。王维刚家也没有协商的意识啊,天天开脏口骂人,不占理你怎么协商也不成啊。因为这件事我们真是为村委会和政府叫冤啊,处理的双方,只要有一方不满意,就怀疑村委会和镇政府收礼了,不作为,自己没送礼就吃亏了,也不想想自己占不占理,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基层干部的的正确领导,何来的高庄村,高庄镇,甚至是沂水县的繁荣呢。 聂加明一家和王维刚一家的民事纠纷已经一清二楚,结果也处理的公平公正,如果各位领导还有异议,我们会配合调查的。我们恳请能够各位领导,能够让王维刚一家在村里公开向聂加明一家以及村委会和镇政府道歉,这一事给聂加明以及村委会和镇政府的影响也是不小的。   姓名:聂加明  聂萍      聂子川                             手机:        15553278228
办理情况

信件暂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