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公开信息内容
刘英:防控金融风险可从六方面入手
索引号: 01-08-2018-000018 公开目录: 金融风险信息 发布日期: 2018-01-08
主题词: 发布机构: 县金融办 文    号:
 

前不久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并提出要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三大攻坚战。

会议强调要打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即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而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让金融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要实现这些目标,我认为需要从六方面入手。

第一,认清宏微观金融风险,促进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确保标本兼治。

目前,不仅有宏观层面的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也有微观层面的金融机构信用风险,甚至还有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债务是魔鬼,过高的杠杆率是金融脆弱性的根源,实体经济中的过度负债以及金融领域的信用过快扩张都会导致金融风险。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研究数据显示,企业部门杠杆率自2011年以来首度出现下降。但2017年三季度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仍为154.8%。为此必须进一步通过市场化、法制化手段处置“僵尸企业”,加速市场出清力度。与此同时还要防止部分地方政府巧借“名股实债”及购买服务等名义来变相加杠杆。防止金融机构层层嵌套加杠杆,严格防范金融监管套利。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防止外国加息缩表的资本流动及汇率变动的冲击风险。

第二,加强政策协调,坚持三大政策取向。

一是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确保对重点领域和项目的支持力度,压缩一般性支出,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减税降费,加强地方政府的硬预算约束,严格防范区域性风险的发生,要“开前门”和“堵后门”。

二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的调控框架,坚持两手都要硬,深化利率汇率市场改革。货币政策以稳定物价和促进增长为主要目标,推动货币政策框架由数量型向价格型为主转变。要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三是结构性政策发挥更大作用,强化实体经济,优化存量资源配置,强化创新驱动,发挥好消费的基础性和稳定器的重要作用,促进有效投资,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要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以投资带动贸易发展、产业发展。社会政策要注重解决突出的民生问题。

第三,通过“破、立、降”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高质量发展就是要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要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全面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要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使我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在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要坚定地把重点放在“破”、“立”、“降”上。

一是要“破”,就是大刀阔斧地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采取市场化手段和法制化手段,推动化解过剩产能,用市场化手段来实现优胜劣汰,而不能平均主义去产能。

二是要“立”,就是培育有创新能力的排头兵企业,大力培育新动能,强化科技创新,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科技进步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从2012年的52.2%提升到2016年的56.2%。新动能的培育离不开科技创新,高质量发展离不开科技进步,要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提高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因此必须坚定实施创新驱动增长战略,构建创新型国家,确保经济高质量。

三是要“降”,这既包括要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和制度性交易成本,也包括降低国有企业的杠杆率。为此需要大力推进清理涉企收费,深化电力、油气、铁路等行业改革,降低用能、物流成本。同时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完善国企国资改革方案,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围绕管资本为主加快转变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

此外,还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落实保护产权政策,依法甄别纠正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案件。全面实施并不断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破除歧视性限制和隐性障碍,加快构建新型政商关系。

第四,要构建房地产行业的长效机制,因城施策去库存。

要稳妥推进金融与房地产市场之间的良性循环,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防范房地产市场风险。一是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支持专业化、机构化住房租赁企业发展,而且要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二是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三是做好“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保持房地产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发挥房地产的民生保障功能,限制房地产的投资属性。

第五,加强金融市场内部的管理,加强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治理金融乱象。

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力度,改变银行信贷间接融资为主的模式,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尽管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已从2011年的76.7万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156万亿元,直接融资比例也从15.9%提高到23.8%,但仍相对偏低。因此还要大力提高股权融资的比重,拓展多层次、多元化、互补型股权融资渠道。完善市场化并购重组机制,发展多元化投资主体,切实帮助企业稳妥降低杠杆率。

第六,加大金融开放力度,增强经济韧性和强度。

要加大扩大对外开放力度。加快经济体制改革,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推进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取得新的突破。通过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2017年11月,财政部宣布将取消外资对中资银行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等新政体现了中央加大金融开放力度的决心。(来源:中新经纬)

【专家简介】刘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财政部PPP专家,中国通信业协会物联网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一带一路”研究院高级顾问。研究方向涵盖宏观经济、国际金融。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