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民互动 >> 意见征集 >>正文
征集族谱正当时——沂水档案局启动族谱征集工作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02-27      字体:[        ]

一部族谱是一个家族的记录,从古代流传至今的多为官方和贵族的族谱,大部分老百姓很少有流传下来供后人寻祖的族谱。“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追本溯源、寻根问祖是人的一种本性和情怀。近年来以个人名义修订族谱的热潮逐渐在民间兴起,主动到档案部门捐赠族谱的也越来越多。目前,沂水档案局已有十余部家族谱入馆珍藏。

为更好地留存历史、发掘历史,沂水档案局将于2017年3月份启动族谱档案征集工作,欢迎社会各界将新整理的族谱或老族谱(原件、复印件、影印件、铅印本、抄本、拓本、拓片、残本、电子版,原件属孤本或不愿意捐赠原件的可由档案局进行数字化扫描,原件返还提供人保管),以及反映家庭传承历史的音像视频资料、文化研究史料(人物事迹、重大事件、家训、家书、家珍等)捐藏入馆,捐赠的族谱资料将永久存放于档案馆并颁发收藏证书,档案局将尊重捐赠者意愿决定是否向社会开放。

捐赠族谱资料可邮寄、网传或直接送达,也可来函告知地址,由档案局派人接收(网上传接:“沂水在线”网站沂水记忆专栏,沂水档案微信公众号:沂蒙兰台,QQ号:251812758,邮箱:ysxdaj@126.com。线下接收:沂水县档案局:沂水县城正阳路14号,档案馆三楼征集编研室;联系电话:0539-2251315,刘国梁15863996532、黄立成13954469389、牛四美13305492900;邮编:276400)。

为普及族谱有关知识,现附发临沂大学沂水分校刘海洲同志《档案馆应重视族谱征集与研究——以沂水<“松雪堂”赵氏族谱>为例浅谈其价值及利用》供参考。

档案馆应重视族谱征集与研究

——以沂水《“松雪堂”赵氏族谱》为例浅谈其价值及利用

刘海洲

族谱,也称家谱、宗谱,是以记载父系家族世系、人物为中心的历史图籍。族谱是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方志、国史构成史学研究的三大支柱,为历代史学家所重视。国史主要记述帝王相将和重要的历史人物,是对一个国家千百年社会变迁的宏观叙述,不可能具体而微,而族谱则是对一个个家族(宗族)具体事务的微观记录,它对历史的记载更具体、更生动、也更真实,是对国史和方志的补充。族谱除了史学价值外,还具有加强民族凝聚力以及励志、德育等许多功能。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族谱上建功立业之祖先的传记,会激发后代奋发作为的斗志;族谱中优秀的“家训”、“家风”,大都有勤俭持家、惩恶扬善的教育作用。

山东沂水的绝大多数赵姓人口,为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后裔。因赵孟頫号“松雪道人”,故其在各地的后裔均以“松雪”为堂号。本文以笔者对沂水《“松雪堂”赵氏族谱》研究的部分成果为例,浅谈一下族谱研究的重要价值,以引起基层档案管理工作者对于族谱征集、研究的重视。

一、族谱是一个族群的档案,能补充许多国史和方志所遗漏的史实,或者纠正某些方志的谬误

沂水赵氏的始祖为赵孟頫次子赵雍,赵雍名气虽不及乃父,但也是一位有较高成就的书画家,关于他的生平事迹、艺术成就,《元史》、《明太祖实录》、《书史会要》、《画史会要》等很多典籍都有介绍,但唯独对其在元末战乱时终老何处,美术界和史学界至今未有定论。有的说赵雍在元末归隐原籍湖州;有的说赵雍“晚年不知所终”。打开沂水《“松雪堂”赵氏族谱》,几百年来一直困扰美术界和史学界的这一谜团就豁然开朗了!因赵雍为沂水赵氏始祖,这清楚地表明,赵雍晚年并未回原籍湖州,而是隐居在山东沂水城北的柏家坪村。

沂水《“松雪堂”赵氏族谱》世系记载:“始祖:赵用,字仲穆。宋太祖之后裔,世居湖州德清,仕元,奉议大夫。元季避红军乱,迁沂水邑北柏家坪而居焉,为沂水赵氏之始祖,殁葬牛岭埠,祖林有墓碑。配刘氏。”

赵用即赵雍,本为元朝官吏,元朝廷派他从京城大都(今北京)赴湖州为官,可在南下途中,湖州等地已被元末起义军占领,迫不得已才隐居沂水,并为避祸将“雍”改为“用”字。

赵孟頫之孙、赵雍之次子赵麟,族谱记载是一位进士,而清康熙十一年和道光七年两部《沂水县志》的“仕进”部分里,都找不到赵麟的名字。族谱还说赵麟曾任莒州知州一职,笔者查阅《重修莒志》,果有其人,并明载赵麟为“进士”出身。通过多方查证,赵麟的进士身份是确定无疑的。

明嘉靖三十年,隐居在沂水城北柏家坪的赵雍第九代才有人迁至城南岜山前居住,即今之赵家楼村。而官方编纂的《沂水县地名志》(1988年)记载:此村“赵氏于明洪武初年由山西洪洞县喜鹊窝迁入青州,二世祖赵用由青州迁来柏家坪,三世祖迁此。”这一说法显然不够准确,系根据普遍流行的山西洪洞县大移民的传说录入的。

一部小小的族谱,竟然能弥补国史或方志的一些缺漏,匡正一些官修地方史志的错谬之处,这部沂水《“松雪堂”赵氏族谱》的史学价值,实在是巨大的!

二、如何进行族谱征集与研究

过去由于人民群众文化水平低,加之印刷技术落后,族谱往往仅刻印很少几部,不用说外姓人,就是本族人也难得一见。有的把族谱密封后藏在最隐蔽的地方,有的一部族谱由多人共同保管,族内有大事需要查看时,才由几位掌管钥匙的人一起打开挂着多把铁锁的箱子。族谱不随便示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防止内容被篡改或涂抹,所以过去是难以看到族谱特别是异姓族谱的,这也是《沂水县地名志》的编纂者误将赵家楼村赵姓人当成山西移民的原因,因为他们未能看到真正的《赵氏族谱》。近年来,修谱的家族多起来了,以前藏而不露的族谱也拿出来了,很多家族主动把初修或者续修的族谱送到档案馆存放,供人们阅读和研究。所以,现在征集族谱并不困难,利用媒体广而告之即可,不用花钱就能征集上来。征集到的族谱可以设专架或者专室存放。

相对于征集来讲,如何研究族谱要困难的多。建议借用两个群体的力量,一是档案馆室的工作人员,二是利用社会上爱好文史的人士,尤其是退休的知识分子。要把族谱整理研究当做馆内的本职业务来对待,安排一部分人力长期或阶段性地进行阅读研究。利用社会上的人员时,可根据其对某一家族的兴趣分配任务。在阅读族谱过程中先把有用的信息摘录出来,然后进行汇总、筛选,对有价值的东西集中研究。

研究族谱,重点注意记事的真实性。有个别族谱,编纂者出于虚荣心,往往夸大或虚饰其祖先的身份和功绩,本来是个举人,偏偏说是进士;明明只做过知县,却吹成“官至二品”,这也是有些学者不承认族谱具有史学价值的重要原因。所以对族谱所述史实之真伪作认真严肃的考证、鉴别,是研究族谱的重点和难点。

笔者多年前就听一位赵姓朋友讲,他是宋代皇帝赵匡胤之后,我当时觉得是谎言或戏言,绝不可信。后来看到他们的《“松雪堂”赵氏族谱》上说,沂水赵氏始祖系赵孟頫之子赵雍时,我还是半信半疑,不敢贸然相信。但当我看到浙江湖州赵氏研究会提供的一篇赵麟之子赵昶的“墓志铭”后,才完全相信了赵孟頫之子赵雍隐居沂水、沂水赵氏为赵孟頫之后的事实,也相信了那位朋友自称其为宋太祖赵匡胤后裔的话,实在不是沽名钓誉之谈,因为赵孟頫确为宋太祖的第十一世孙。

浙江湖州是赵孟頫的原籍。赵雍因父荫入仕,元至正十六年(公元1356年)被任命为同知湖州路总管府事。他于元末战乱中为求安全而在沂水隐居下来后,其子孙就一直生活在沂水。后来赵麟之子赵昶奉母命将父亲的灵柩送回湖州原籍,赵昶也留在湖州生活(沂水赵氏族谱上没有赵昶,只有其两个哥哥的名字)。除赵昶一人回湖州外,赵雍的其余子孙皆在沂水繁衍生息。“文革”破四旧掘坟墓时,湖州发现了赵昶的“墓志铭”,其后人将铭文抄录保存至今。赵昶《墓志铭》中有关祖父赵雍落籍山东沂水柏家坪,父亲赵麟中进士、任莒州知州等内容,与沂水赵氏族谱记载完全一致!浙江湖州与山东沂水,两地距离遥远,一个来自于明初埋于湖州地下的墓志,一个来自明崇祯九年创编于沂水的族谱,两者绝不会存在互为抄袭的可能。因而,沂水赵氏族谱的记载是真实可信的。此外,笔者还通过查阅《重修莒志》等典籍,证明了赵麟进士身份的真实性。

三、如何利用族谱研究成果

研究不是目的,目的是利用族谱的史料价值,为文化建设事业服务。

出了研究成果后,可根据内容和价值分别整理成不同的文本,有的可以直接在报刊发表出来,向社会公布;有的交给有关部门,在不同的文化产品中体现出来;有的告知有关部门,让他们对某些原有史书补漏遗缺或更正原来的错误。

笔者将沂水《赵氏族谱》的研究成果作了以下处理:

1、将阅读赵氏族谱获得的重要信息,及时告知了正在编纂大型典籍《沂水文化通览》的编写组,经他们再次稽考确认后,将这一成果采编于该书中。这一重要信息不仅为沂水补录了一位进士,还将沂水赵氏祖先的书画艺术成就作为沂水历史文化中的“亮点”进行了载明。过去沂水历史上最有名气的文人是明代进士、诗人杨光溥,这次发现元末明初赵雍、赵麟父子亦为沂水人,不仅为沂水增加了一缕历史文脉,而且县域名人的知名度得到进一步提升。

2、笔者撰写了《赵孟頫子孙落籍山东沂水》一文,发表在山东省政协机关报《联合日报》(2017年7月22日“文史”版)上,让世人了解赵雍在元末战乱中的归宿。

3、将赵家楼村赵姓居民的祖先来自浙江湖州、其沂水始祖赵雍系自大都迁至沂水,而非明初全国大移民时自山西迁来这一历史真相。

总之,族谱是一种极富史学价值的图籍,征集、研究族谱大有可为、很有意义。

我要参与】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上一篇:沂水经济开发区内企业出租转让厂房土地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下一篇:火红年代 芳华记忆——沂水档案局启动知青档案征集工作